鱼刺er

啊我一天到晚都在写什么沙雕东西啊〔挠头发〕

就,很开心xx

是一个沙雕改图hhhhhhhhhhh
爱到深处自然黑hhhhg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好过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怕不是有病病〔小声〕
好乐我去填坑了〔遁地溜走〕

我我我我我我我有在更文的〔捂脸〕
想看各种沙雕段子的给你们指路我的红豆hhhhg
ID:我咸鱼郁辞今天就吹爆各位睿智
〔捂脸〕有人来红豆找我玩嘛xx

园医《》

10fo的点文x
是这位小可爱的x
@枯骨生出曼陀罗.
起名废www
第一次写百合阿x
假装是爆肝产物菜的有理由x(并没有肝可以爆
梗烂大街x她们是天使!!!
最近玩语c玩疯了 都不会正常写文了x
有一咪咪的私设
园医的双箭头www
究竟是医园还是园医好像没有太明显23333
是刀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的猖狂
其实算be???但是看成he也可以啊哈哈哈哈哈哈
艾米丽视角可能占好多好多
ooc致歉.

     “艾米丽,我的天使,我的良药”

 
  “但愿,这次,一定让我在遇见艾米丽小姐。”
  艾玛掰着手指,喃喃自语着
  艾米丽小姐并不很频繁的参加游戏,她在这里有一家小诊所。
  飞回来的人一定都会不多不少的受些伤,那时候,就要靠艾米丽的诊所了。
   艾玛正想着,忽然听见了有人在叫她。
   “艾玛小姐!”
    是、是艾米丽!!!
   艾玛开心的紧,跑过去给了艾米丽一个大大的拥抱。
   “嗤”
    艾米丽轻笑出声
   “伍兹小姐还是这么可爱啊”
    艾玛抬头看了一眼艾米丽,艾米丽的脸颊微微有些泛红。
    这是!!!害羞!?
    [艾玛:我觉得自己有戏(・`ω´・)]
   但是这游戏的规则容不得有一点欢快气氛的温存。
   没过会儿,哦,也可以说是还没来得及让园医二人多说几句话,那残酷的比赛便开始了。
   园丁在心里默默把庄园主连带他祖宗十八代骂了个遍。
   同是庄园老手的艾玛和艾米丽配合的天衣无缝。
   呵,让其中一个人上椅子?
   得了吧,另一个会把你溜到怀疑人生。

   “绝对不能让艾玛小姐受伤”

   “绝对不能让艾米丽受伤”
  
    二人几乎是同时这么想着。
    于是都不约而同地努力修机。
    “啧....心跳....”
    艾玛低低的咒骂一声
   正巧不巧,这局的监管还是艾米丽的克星,
    下意识挡在艾米丽前面,扭头四处张望,果然不出所望的望到了熟悉的红光呢。
   “嗤”
   看着这熟悉的很的动作,艾米丽心底泛起一丝暖意,轻笑一声。
   拉上艾玛的手准备溜。
  可克星终究是克星,艾米丽跑的比较慢,因为距离不够,翻窗时被恐惧震慑了。
   眼看着艾米丽被绑上了气球,艾玛却只能忍耐着不让自己上前。
   因为如果自己也被绑起来的话,那艾米丽谁来救?
   指望那些队友?呵,他们早就从大门逃出去了。
   所以现在,艾米丽只能靠艾玛了。
  诶—!!好机会!!
  艾玛卡了个点,成功从椅子上把艾米丽救了下来。
   顺便替她扛了一刀。
   看着捂着伤口强行对自己露出笑容的艾玛,艾米丽心疼的打紧。
   “为什么要来救我,明明知道会受伤?”
   艾米丽半是责怪道。
   “我们要一起出去嘛,嘿嘿”
   艾玛笑嘻嘻道
   艾米丽叹了一口气,伸手拍了一下艾玛的脑袋,眼神中满是心疼与无奈。
   她在心疼艾玛,同时也在责怪着自己的没用,没有办法保护艾玛,这是她最头痛的。
   心道一定不会再拖累艾玛,再让她受伤。
   她拉起艾玛的手,朝大门方向跑去。
   身后的红光和加速的心跳在提醒着她们监管者还在背后。
   冷汗不断从艾米丽的头上滴下。
   她开始没来由的心慌。

   为什么呢?
   是因为怕艾玛受伤吧,艾玛已经受伤了,如若再挨下一刀就怕是难以承受了。
   艾米丽知道,她其实不是什么天使,她不是圣母,她是希望有人来她的小诊所治疗伤口的。
   她从不收钱,因为她知道,这些人以后几乎都可能会遇到。
   他们往往会念她一个人情。
   总是会在这场“游戏”里或多或少的帮助她。
   这无疑是她目前最需要的。
    但她不希望艾玛来她的诊所。
   从第一次见面就不希望她来到她的诊所。
   为什么呢?
   是因为讨厌她吗?
   不是的。
   是因为她是特别的
   是因为喜欢?
   是的!
   不想让她受伤。
   艾米丽的心底好像突然有什么莫名其妙的情愫破土而出了。
   而且有了愈发强烈的生长趋势。
   在这短短的几十秒里。
   也许是因为压抑的太久了吧?
   这份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
   刚刚破土而出的小苗在几十秒内居然变成了苍天大树。
   这份力量是有多强大呢?
   足以支撑她在大门前为艾玛小姐挡下致命的一击?
   值得吗?
   她在意识清醒的最后一秒还在问自己。
   是值得的吧,她没有让她心底最特殊的小公主受伤。

   艾玛没办法,在去救艾米丽的话也只不过是做无用功,甚至可能还会给艾米丽带来不必要的伤痛。

   『我们是一定要一起出去的。』
   啧...怎么又想起之前的事了呢...

   艾玛揉揉脑袋,今天这个庄园要放一批求生者出去,艾玛在里面。
   本来艾米丽也应该和艾玛一起出去的...
   可是艾米丽在上次被狂欢之椅送回来之后便奄奄一息了。
   可她是庄园里唯一的医生阿...
   艾玛在此刻感到了深深无力感
   她什么也做不了,只得一边强忍着眼泪陪在艾米丽身边,一边在心里向她的主祈祷。

   『我亲爱的主啊,求您,赐予您忠实的信徒,艾玛。一个奇迹吧,让艾米丽活着,好好活着!快快乐乐的活着!』

   艾米丽终究是没有挺过去。
   从那之后艾玛便再没有信过所谓的神明。当然,那都是后话了。

   在艾米丽生命的最后时刻里,艾米丽无力的动了动嘴唇,似乎要说什么。

   艾玛分明看见了,那嘴型分明是在说...

   “给我好好活下去啊,艾玛。我爱你。”

   后来庄园主又请来了一位医生,死人这事儿其实在庄园里很常见。
   所以之后所有人的生活都像是没有发生过这件事一样,除了艾玛。
   有时候艾玛也想着直接让监管者打死算了,随艾米丽去了,也没什么不好。
   她也会经常的埋怨那所谓的神明,为什么要在艾米丽生命的最后一刻才让她们互通心意,为什么不多留点时间给她们?
   可那样是不是就违背了艾米丽的托付呢..

  
   带着这样的心态像行尸走肉一样的艾玛挺到了庄园主放人。
   但是却在想起那句话的时候多年来好不容易在濒临溃散时又强行拉回来的意志一下子崩溃。

   像地震时的高楼一样。

    哗...的一下,全部瓦解。
 
   艾玛在出了庄园的第一时间就选择了自杀。
   她仿佛看见了那个像她微笑着的艾米丽。
   违背嘱托...不重要了,因为她终于不用带着那对艾米丽深深的思念和愧疚苟活于世了。
   她也不用像一副没有灵魂的架子一样了,她的艾米丽会高兴的吧,会高兴于她这个决定的吧。

       
      『这次,我们算是一起出去了么』

妈耶我差点肝死(இдஇ; )我真的是弱智文笔加逻辑不通了quqqqqq
深夜爆肝x我才不会告诉你我之前只肝了几个字??最近好像特别迷心里描写啊233333
  
  
  
   
  
  
  

 

10fo点文x

[占tag致歉!!!]

突然10fo有点慌???
然后大概来个点文x
都有什么cp可以看tag
随便抽三个写吧...大概...
可能肝的会很慢,然后肝出来很菜_(:зゝ∠)_
就这样x
然后肝出来应该会放在最后一个tag里x

《南柯一梦》薛晓薛同人

*BE 是大刀(大概) 多视角

*一个大坑,这次我绝不坑了!!(对天发誓

*前期虐洋洋 后期虐道长

*时间线接义城八年那段日子

*别问我义城八年里为什么宋道长没啥戏份w

*私设义城又来了一批住户来着

*如若喜欢给个小心心留个评论啦嘿嘿嘿

*重度ooc 含有自己对角色的一些认知

*跟原作有出入!!!有出入!!

↓若能接受,以下

00.(义城大妈甲视角)
  我来这块儿的时间不长,据说这儿之前挺荒的。不过现在看看也挺好的,人也挺多的,跟京城比起来这还没有那么乱那么拥挤啦。
  要说有什么奇怪的地方没…
  嗯……
  要是这样说起来,大抵只有我那邻居了罢。
  嗨,其实都不一定能叫邻居,他只住在一座庙里面罢了。
  断了左臂,然后每天还对着一口棺材自言自语。
  刚开始倒也觉挺骇人,不过待久了也就习惯了。
  大多也只当他是个痴儿罢了。
  其实你如果仔细看看那人的话,会发现那人长的其实还挺好看的,尤其是那对虎牙,可爱至极。
  哎,可惜了,多好的人啊,可惜是个痴儿。

(大妈:长的挺好看,可惜是个傻子(bu)

  01.(薛洋视角)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真可笑啊道长。自己救回来的人日日对他好的人竟然是挖你挚友双眼屠你道观的仇人哈哈哈哈哈哈。”
  我试图用笑声来掩盖语气里的颤抖和内心的苦涩。
  我不太懂这种苦涩是哪里来的,我忽然觉得有些慌乱,于是我越笑越大声,却不是出自内心的
  “哈哈哈哈哈哈救世哈哈哈哈哈哈你连自己都救不了还救世哈哈哈哈哈哈真他妈笑死你薛爷爷我了”
  “晓星尘!?你要敢死我就杀了义城的所有人!!!晓星尘!!!!!”
  晓星尘他自刎了,我竟然有那么一瞬间鼻头一酸,差点眼泪便夺眶而出了
  真是差劲啊薛洋,你应该高兴不是吗,明明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啊
  明明,你恨的人都死了啊
  明明,你就是想要晓星尘崩溃自刎啊
  那么,你为什么会有些难受呢...
  是因为以后就没有一位白衣道人给你糖吃,为你那幼稚的笑话笑的那么开心了,也没有人会再用安慰孩子的语气劝你和小瞎子不要吵架了吗?
  不应该。
  你明明之前也是伶仃一人啊。
  差劲。
  真差劲。
  你真是活该伶仃一人。
  你不配。
  不配遇见光明
  不过啊,晓星尘,我一定能够让你活过来的,但是啊,活过来之后,一定,千万不要再与薛洋这种人有什么瓜葛了啊…
  一直让他待在阴暗处做一个过街老鼠就好了啊。
  终究,还是一滴滚烫的泪水滑出了眼眶。
  这是除了七岁断指之后,我第一次哭。
  02.(上帝视角???(bushi)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薛洋扮起了晓星尘。
  眼蒙霜华,身批道服,腰负霜华。用他笑起来嘴角的弧度去笑,用他平常讲话的语气去讲话。当真可以称得上是“你死后,我活成了你的模样。”
  从此夔州少了一个恶霸薛洋,多了一个明月清风的“晓星尘”。

03.(薛洋视角)
  我最近回了趟金家。
  拿一下之前小矮子给我的那个什么夷陵老祖的手稿。
  我记得之前好像在那手稿上看到了补魂救人的方法来着。
  什么嘛,你薛爷爷我想去的地方有能去不了的?
  夔州一霸你薛爷爷是吃白饭的嘛,不是。
  据说补魂的话,可能会有一点记忆也被补进去呢...
  所以我现在是不是得去干点好事儿,要不然那家伙一看记忆。
  “噢,是薛洋给我补的魂,救活的我,他又想干什么什么坏事,噢天呐。”
  嘿,那可了不得,那好家伙还不得再自散魂魄一次。
  那可不行,好不容易复活的他,散一魂补一魂也挺疼的呢。
  怎么能让他又死了呢。
  成,说干就干。
  我穿上道服,背上霜华,在眼镜上附上白绫,把常年束着的马尾散了下来。
  “嗯...平常没少关注他来着...按理说是不会露馅的。”

TBC...

灵魂卡文√!!!
明天写性感洋洋在线基情学雷锋√
我觉得我ooc到我自己都不认得了呢x
仍然外瑞短小💦

 
 
 

晓薛《unrequited love》

:)无脑甜饼(伪..灵感来自脑洞

:)ooc警报.文笔+逻辑+剧情三重爆炸.

:)晓薛双箭头

:)雷点遍地

:)人设属于秀秀,ooc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现代校园paro.

:)以下↓

  “晓星尘”薛洋一把拉住晓星尘的胳膊,神色凝重“嗯?阿洋?”对上那温润如玉的笑颜,薛洋那一句“我喜欢你”被生生吞了下去。
  薛洋的大脑直接当机。
  并且还时不时地蹦出几个四字词语出来,大抵的意思就是夸晓星尘好看。
  要知道,我们洋哥除了骂人能骂三百多句不带重词的。
  但这种褒义好词,我洋哥,基本上,除了知道一些,从来都没从他口中说出来过。
  现在却在脑子里把晓星尘全身上下加上十八代祖宗都问候,啊不,夸了一遍。
  晓星尘看见这呆住的小家伙,觉得好像..有点..可爱?
  于是就忍不住摸了摸薛洋的头。
  虽然压着笑,但还是着不住眼角似要溢出的笑意与...宠溺
  如果说薛洋之前的大脑当机了,那么现在就要说是炸掉了。
  嘭的一声。
  薛洋的脸就红了。
  是的,我们的自称薛日天的薛洋,看了一眼星星的脸,大脑就当机了。
  然后被摸了一下下头,脸现在就跟熟透了的虾子一样。
  不用再说了,什么薛日天,日什么天,等着被日吧你。
  大脑快速的运转,薛洋想找个理由搪塞过去,把这暧昧的气氛破坏掉,虽然不太情愿,但终究这样还是...有点..
  啊想出来了想出来了!!!
  他随手从身旁的桌子上抄起一本书。
  开始找题。
  找到后对着晓星尘说
  “这道题...不会..”
  --噗嗤笨蛋,这课还没学阿
  晓星尘已经快要憋不住了,不过,如果现在笑出声的话,那人估计就会炸毛了吧。
  虽说薛洋是让晓星尘教他题的,但是心思早就不在这了。
  --不是
  --这肯定不是我薛日天
  --我薛日天不可能这么怂
  --我薛日天不可能这么怂...
  --啊啊啊这踏马是第几次要告白却没说出口了啊我敲!!!!摔!!!

      
                    TBC.
我是真踏马的辣鸡,写不出来他们的万分之一好!!!!!
就当是个迟来党费吧(??
写作业时候瞎扯扯的无脑产物...